网站公告
·祝你鼠年身体健康,工作顺利,阖家幸福,新春快乐! [ 2020-1-23 13:58:24]  ·喜报——我会荣获2019年广州市优秀社区志愿服务队伍称号! [ 2020-1-12 14:21:41]  ·2019协会文体各队活动时间、地点 [ 2019-6-11 11:45:27]  ·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第六届运动会于10月30日举行。 [ 2018-10-15 10:35:58]  ·祝会员朋友们国庆快乐、阖家安康! [ 2018-9-22 12:24:23]  ·热烈庆祝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成立26周年! [ 2018-9-20 18:49:13]  ·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在2018中国肿瘤学大会被评为优秀组织; [ 2018-9-20 18:48:01]  ·喜讯:我会获全国抗癌优秀组织、4人获全国抗癌明星、2人获全国抗癌明星家庭 [ 2017-11-29 14:20:02]  ·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获广东省5A社团等级 [ 2017-7-30 12:55:25]  ·喜讯: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徐克成会长获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 2015-10-19 11:55:59]  
分类导航
超级搜索
热点文章
版权申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会员随笔妙笔生花 → 忆摄影老人谭老师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忆摄影老人谭老师
来源: 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 发表日期: 2020-2-29 阅读次数: 110 

  1月26日大年初二,细雨淅淅沥沥,时近中午,生命之光摄影组微信群一片哀伤,“天堂没有病疼,谭老师一路走好 ”的祈祷铺天盖地。

  在防控疫情的非常时期,惊悉谭老师您突然离世,我不由思绪万千。就在今年初的1月3日,您还和师母一起参加了肺康组康复交流会。您和以往每次活动一样,总会带上您那沉甸甸的宝贝——专业单反照相机,用心选定机位,为大家拍集体照。没想到,这一次竟是您最后一次和我们聚会。您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往事如电影一幕幕在我脑海里浮现。

  您为人热情乐观、平易近人。2014年9月,我被确诊患肺腺癌3B期,年底加入了生命之光康复协会。2015年年初,经您的爱徒阿强引见认识了您,邀请我参加正筹办的协会第三届摄影展。在您的鼓励下,化疗期间,我重新拿起了照相机拍摄创作、参展。

  自此以后,我曾几次和摄影组学员们到您家里上课。每次您先将讲授内容编写或打印在A4纸上,至今我仍然保存着你的讲课稿(翻拍成照片)。学员大多是零基础,您编写的教材简单实用,边讲边实操,让学员快上手。您传授了光圈、快门速度、感光度的相互关系;构图的基本方法;拍人像,要根据被拍摄者的脸型,二八、三七脸;拍风景应具备前景、中景、远景,有人的风景照片才有动感;曝光补偿“白加黑减”口决需要反复实践;要仔细阅读相机说明书……

  6年前,您组建了生命之光摄影组,您是摄影组的“灵魂”,每当您“吹哨”行摄,学员们踊跃报名参加。这几年来,我曾跟随您到十八罗汉山、英西峰林、新疆、从化流溪河、盐洲岛、深圳湾红树林、清远黎溪、清晖园、大西北、花都红山村等地进行外摄活动十多次,获益良多。

  一次又一次的外摄活动,我的摄影水平得到提高,体能也得到了锻炼。参加新疆游、西北游,尤其感受到世界的多姿多彩,万千无穷。渐渐地,我忘记了对癌症的恐惧,人变得乐观,变得积极。这样的效果正是您倡导的:以影会友、以影练体、离开病房,向大自然索取更高的生活质量。

  2017年6月的新疆之旅令我难忘,在天山天池,您不时呼喊“世军、世军”让我赶到您身旁,点拨我面前的这道风景应如何构图。在九曲十八湾,高山上的拍摄台挤满了持“长枪短炮”的影友、游客,为了选取理想的机位,您按着我肩膀站上围栏的木墩上,让我抱紧您双腿。我心里叽咕:80岁年纪了,为了摄影艺术冒这样风险至于吗?

  您摄影构图功力深厚,教学孜孜不倦,倾囊相授。每遇到有人向您求学摄影或后期制作技术,哪怕他是“菜鸟”,您会比中了“福彩奖”还高兴。外拍时,面对同一处风景,您总能独具慧眼,如何构图才是这个风景的精彩亮点。我特别喜欢听您对学员习作的点评及重新剪裁,一张“平淡无奇”的照片,经您后期处理后,亮点突现。让我认识到正确曝光、焦点清晰是好照片不可缺失的基础,深厚的构图功力和修图技巧是提高照片质量的保证。

  您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和不知疲倦的人,无论是每次协会下达的拍摄任务,还是带队新疆、大西北外拍,一旦您拿起照相机拍摄就会进入“忘我”境界。您对摄影的痴迷、无我精神,让我等比您年轻20岁的后辈折服!

  您还是一个很能“侃”的人,对自己的“身世”毫无保留,您是文革前毕业的学电影新闻摄影专业的大学生,分配到西安电影制片厂;因不想参与武斗,溜回原籍番禺,因档案仍在原单位,您临时取名谭斌,凭您能写会道的才干,当上了大岗公社的宣传干事;逃港被收容,尝过阶下囚的痛苦;八十年代创业开照相馆赚过大钱;您硬是凭双肩将一砖一瓦挑上那座荒芜的山岗,建起了占地二百多平方米的“豪宅”;您在番禺影协、省、市影协都有一定名气,多次获摄影赛事奖项。画油画、弹扬琴、拉二胡您都拿手,还收藏了不少粤剧光碟。您多才多艺,人生经历丰富多彩。

  对您突然离世是否因感染了新冠病毒肺炎,我深表关切。在我惊悉噩耗当天下午,您女儿在摄影组微信群致词:我爸爸已于昨天走完人生最后一程。他没有经历长时间的痛苦,只是油尽灯灭时间到了就走了。在他人生中有缘与各位相逢,与各位影友互相学习,一起出游。这几年来,他的生活过得非常精彩,可以说不枉此生了。非常感谢各位给予我爸爸多年来的照顾和帮助……

  您曾经和我探讨过“最后的日子是痛死”。看到您女儿的致词,您最后时刻没有经历长时间的痛苦,我想,这是您生前修来的福。

  小窗观雨,夜深,花静,书页展,滋味绵长……

敬爱的谭老师,我们永远怀念您!愿您在另一个世界,遇见不一样的美景。

 

                             

               世军  

 

上一篇:负重逆行的白衣勇士
下一篇:没有下一条记录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