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2019协会文体各队活动时间、地点 [ 2019-6-11 11:45:27]  ·祝福大家猪年吉祥,健康如意,工作顺利,阖家幸福! [ 2019-2-4 12:03:13]  ·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第六届运动会于10月30日举行。 [ 2018-10-15 10:35:58]  ·祝会员朋友们国庆快乐、阖家安康! [ 2018-9-22 12:24:23]  ·热烈庆祝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成立26周年! [ 2018-9-20 18:49:13]  ·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在2018中国肿瘤学大会被评为优秀组织; [ 2018-9-20 18:48:01]  ·喜讯:我会获全国抗癌优秀组织、4人获全国抗癌明星、2人获全国抗癌明星家庭 [ 2017-11-29 14:20:02]  ·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获广东省5A社团等级 [ 2017-7-30 12:55:25]  ·喜讯: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徐克成会长获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 2015-10-19 11:55:59]  ·喜讯: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徐克成会长受邀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观礼 [ 2015-9-2 12:44:38]  
分类导航
超级搜索
热点新闻

给他们多一点关怀
来源: 人民日报 作者:记者赖寄丹 实习生罗晓汀  发表日期: 2003-11-24 21:34:35  阅读次数: 5321 

     11月11日,第三届中国肿瘤学术大会新闻发布会在广州召开,明年4月份广州将正式承办该会,届时,癌症患者康复大会也将同期举办。抗癌这一话题,再度引起人们的关注。在这里,我们把目光投向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癌症患者。

     广州有这样一家癌症患者俱乐部,俱乐部的名字叫“生命之光”,成立于1993年3月13日。10年风雨,生命之光俱乐部的会员已从开始的130多人,发展到1260多人;10年里已出现了680多名抗癌勇士,康复5年以上的462人,康复10年以上的210人,康复20年以上的20多人。其中治疗后生存超过5年的比率超过55%,高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50%的比率。俱乐部的抗癌勇士用生命谱写了传奇。

     然而,如今的俱乐部却面临着解散的危机。由于俱乐部每个会员仅交20元会费,所有的会费加起来才25000多元,远远无法满足俱乐部正常的开销,加上没有固定活动场所、人们对癌症病人的偏见等,俱乐部已经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地。

      虽然在社会和个人的支持帮助下,俱乐部得以勉强维持,可是,这些资助毕竟还是杯水车薪。我们希望更多的人来关注这样一个癌症患者之家,以及这些面对死神说“不”的抗癌勇士们,让生命之光能永远地照耀下去。

吕医生和他的大家庭

    在生命之光俱乐部里,他是唯一健康的人。为了俱乐部,他不知付出了多少,却从未有过任何物质上的回报,当人们问他为何要做这些时,吕医生微微一笑:“我早已把生命之光当成了自己家,会员都是我的家人,对家人我做再多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11月的广州,还是暖意融融,阳光温柔地洒在广州花园酒店的外窗上。此时,花园酒店大厅内传来一阵琅琅的演讲声,原来这是一场名为“癌症患者的健康之路”的主题演讲。讲台上站着一位敦厚的长者,他颀长的身材显得格外挺拔,和善的脸上不时露出亲切的笑容。这位长者就是中山大学肿瘤门诊部主任吕保祥医生,同时也是生命之光俱乐部的会长。

  “会长应多交一些”

       吕医生今年64岁了,儿女都很孝顺,照说该享享清福了,可他倒好,整天忙得不亦乐乎。也难怪,他既是中山大学肿瘤科的门诊部主任,又是中国癌症康复会的常委,还是生命之光俱乐部的会长,星期一到星期五单位工作刚忙完,周末两天又该去忙俱乐部的事了。有时候俱乐部下午一个电话,晚上吕医生还得加“夜班”。在别人眼里这种吃苦的事,吕医生却甘之如饴。还有一件事挺有趣,人家都是越忙越长白头发,可吕医生越忙头发越发黑,60多岁的人了,根本看不见几根白头发。

    吕医生经常开玩笑地说:“整个俱乐部就我一个人没有癌症,暂时的。”可为什么一个健康人会当起一间癌症俱乐部的会长呢?原来,俱乐部在开办的第三年,向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申请代管。当时已经是中国红十字会常委的吕保祥毅然挑起了这个担子,从此便开始了一段为俱乐部奔忙的日子。 

    俱乐部没钱了,吕医生就亲自去找一些医药企业,一点一滴地讲俱乐部的故事和困难;一次不行就去第二次,最后许多老板都被感动了,纷纷捐钱捐药,“三株”药业每年都捐10000元,南京老山蜂制品厂每年都送许多药……他们现在都成了生命之光俱乐部的朋友。俱乐部搞活动没场地,吕医生就亲自去找地方,跑了一处又一处,不是地方不合适,就是价钱不合适,最后才在白云区找到了较固定的活动场所。每次俱乐部交钱,大家都不让吕医生交,说:你是会长,不用交了。吕医生就很生气,说我为什么不用交呀,我是会长,就应该多交一些,结果每次交钱吕医生总是多交许多。

  “谁说我不干了”
       以吕医生现在的名望,在外讲学可以赚到很多钱,可是吕医生把时间全用在了义务为俱乐部会员们讲课上,还要自掏路费。家人对他所做的事情也十分支持。老伴经常做好了饺子请病友们来吃,还和病友们交朋友。其实吕医生也想过不干,可是大家马上说,你不干,那俱乐部解散算了。急得老吕马上说,我干呀,谁说我不干了。“上当了,上当了,他们这是以退为进呀。”如今吕医生一提起这件事就哈哈大笑。

    吕医生告诉记者,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站在医生的角度决定接手俱乐部,因为他认为开办俱乐部能够减少病人的压力,对治疗有利。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想法改变了,他发现癌症病人患病之后往往心理问题比生理问题更严重,而俱乐部却能帮他们走出心理困境,这其实也是为家庭、为社会解决了困难,因此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还有一点”,吕医生强调说:“那就是我真的被大家感动了,他们不向病魔屈服的精神值得我这个老头学习。”

  “把这个家当好”

        如今吕医生已经把俱乐部当成了一个骄傲,一谈到俱乐部,就掩饰不住激动和兴奋,而当说起那些抗癌英雄们时,吕医生更有好几次眼眶湿润了,记者能明显感觉到他是使劲控制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吕医生还给记者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老婆婆癌症治愈出院了,回家看到小孙子,孙子看到奶奶回来了,正要上前抱奶奶,却被妈妈一把拦住了,老人伤心不已。“为什么社会不能改变对癌症病人的看法呢,癌症不会传染,癌症病人应该得到和正常人同样的对待。”

        最近吕医生仍为俱乐部忙着。明年的全国抗癌大会在广州举行,这倔老头就憋着一股劲儿,说绝不能办得比北京、上海差。未来他还希望能在广州建一个康复中心……
        吕医生常说:“癌症患者是弱势群体,他们比任何人都需要社会的帮助,我做的这些真的不算什么,既然我当上了这个大家庭的家长,就得把这个家当好!”采访结束的时候,吕医生告诉记者,明天是星期六,他还要去给大伙讲课……

艺术是我的生命

 

    人物简介:区柳霞,资深粤剧演员,曾演出现代粤剧《沙家浜》中沙奶奶一角,1997年患乳腺癌,现已重返舞台,并于2001年组建“红百合艺术团”。

    今年是我术后6周年。回顾这风风雨雨的6年,真是悲喜交加,那段艰辛的岁月,今犹历历在目。6年前,我住进了空军医院,活检结果出来后,医生看了脸色凝重地对我说:“再做一次吧。”听了这话,我已知道事情不妙。最后医生告诉我说我患上乳腺癌。

    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我才40岁出头,小孩还小,就得了绝症。从诊室到医院大门就100米距离,每走一步,我都觉得死神靠得更近了,这让我害怕、恐慌,束手无策,想哭却哭不出来。

    术后的第二天,我五花大绑在床上动弹不得。当我看到对面楼顶一队女兵正在排演春节晚会的文艺节目时,不禁心潮澎湃,手脚也不由自主动了起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重返舞台!”我感到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支撑着我,我毅然离床下地,在病房里走了一圈,把医生和同房的病友吓得目瞪口呆。术后第十天,我就出院了。

    我是年初做的手术,年底就重返舞台。我要自己闯出一条康复之路。重返舞台不同于一般的“上班”,要面临很多特殊的困难,要在体能上和心理上做好充分的准备。在这方面病友曾广举老师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和指导……

       在生命之光俱乐部,我积极倡议组织粤曲组。在俱乐部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粤曲组终于成立了!最初是在中山医的小花园里,摊张报纸坐在地上练唱。在队员的艰苦努力下,队伍不断扩大,从最初几个人发展到现在40多个人。我们在各种场合演唱了《歌唱祖国》、《生命之光》等,均得到好评……

        回忆这6年来的艰辛历程,不禁感慨万千,没有亲身经历这些治疗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痛苦的极限。艺术是我的生命,粤曲是我的理想,不管未来有多少坎坷,我将始终热衷于我的粤剧事业,并尽最大的努力,把艺术团搞得有声有色,为生命之光添光增彩。

      郭连有:身患癌症的抗非勇士

 

郭连有仍工作在医疗前线

在今年抗击非典的前线,有一个女性往返奔波于广州各个火车站、机关、学校、公寓、幼儿园之间,冒着生命危险完成了一系列消毒任务,有谁知道裹在厚厚防护衣下的抗非勇士,竟是一位癌症患者,她就是铁道部防疫站的郭连有。

年近50的郭连有1998年患上了乳腺癌,经过一系列放疗、化疗、手术,病情终于得到了控制,正当壮年的郭连有不愿放弃自己热爱的医务工作,仍继续工作在第一线。

今年年初,当非典在广州肆虐时,作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消毒部门,首要的任务就是消毒。而铁路作为全国运能最大的交通部门,在广东就有20多个大站,每天的旅客流量超过20多万,还有近10万的铁路职工。这个确保旅客旅行安全和职工工作环境质量的重担,便落在了广铁(集团)公司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毒科主任、共产党员郭连有和她带领的消毒科全体人员身上。

此时的郭连有完全可以说不去,而且作为医务人员她也知道在消毒工作中过度疲劳,对一个癌症病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可她更清楚的是,作为一个医务人员此时不能退缩。

于是,她把最艰苦、最繁重、突发事件最多、最可能感染非典的广州站和客运站列车消毒的任务揽在自己的身上。此时的郭连有好象忘记了自己是个癌症患者,每天奔走在消毒现场。在车站,每当发现有疑似非典病人,需要消毒时,她第一个穿上隔离服,背上30多公斤的喷雾器,走在最前面;在车厢里,哪里有非典疑似病例,她必定出现在哪个车厢。通过郭连有和所有广铁工作人员的努力,广铁集团实现了广州沿线铁路零感染率。而郭连有本人也被中央组织部授予“全国防治非典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

当记者问郭连有为什么具有如此的勇气战斗在非典第一线时,郭连有告诉记者,在她患癌症病倒后第一次醒来时,看见的是亲人和同事们一队队排在病床前,每个人流的泪比自己还多,那一刻她真的被感动了,就在那一刻,她已经暗下决心,要用生命回报这些可爱的人们。

如今,非典已经离我们远去,我们不应该忘记在那段日子里,还有一个癌症患者战斗在抗非的第一线,用生命谱写了一曲战歌。

 

郑戈令:塔山英雄今何在

   郑戈令,这位塔山英雄团的老政委,曾经驰骋沙场,立功无数。如今,这位已经80岁的老人却在另一个战场上继续战斗着。

    上世纪30年代,刚满16岁的郑戈令加入了抗日队伍,当起了新华社的战地记者,不久郑戈令便参加了前线部队,屡立战功。在解放战争中,他参加了不少东北重要战役,尤其是在辽沈战役中立下了赫赫战功。郑戈令任政委的塔山英雄团已经成为了我军永远学习的榜样。战争时代的郑戈令,不愧是一位英雄。

    从战争年代进入和平年代,郑戈令脱下了军装,开始进行自己一直喜欢的文学创作并出版了军事小说《烬余》。但就在这时,病魔悄悄来到了郑戈令身旁。1991年,郑戈令发现自己得了癌症。多年革命的考验早已使郑戈令学会了从容面对困难,在癌症面前,老英雄选择了和病魔来场“生死较量”。他决定接受手术。万幸,手术非常成功。为了避免癌症复发,郑戈令又开始练气功,并且是天天都练,从不间断。后来,他还加入了生命之光俱乐部,同大家一起对抗癌症。勇气加毅力,癌症就这样被郑戈令击退了。

    从死亡线上走出来的郑戈令又立刻把精力投入到文学创作中。1991年底,他的第二部小说《海虹》也正式出版了,这部长达150多万字的军事小说被誉为我国有史以来最长的长篇军事小说,而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在郑戈令患病后整理完成的。这十几年来,郑老先生一直进行着对自己前两部小说的修改工作。

    今年以来,由于年事已高,郑戈令老英雄的癌症又复发了,可他仍然积极接受治疗,准备再次将病魔打败。他对记者说,他还不能死,他还准备写第三部长篇小说,他要把当年战争中的那些英雄们和他们的故事给写出来。

       许敏儿:为爱活下去

  癌症是肆无忌惮的,可是在爱的面前,它却落荒而逃了。

    1985年,当时还风华正茂的许敏儿刚与丈夫组成幸福的小家庭,不幸降临了,许敏儿遭遇了车祸,结果高位截瘫,从此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在这个时候,丈夫站了出来,用自己的爱抚平了许敏儿心中的伤口,于是,许敏儿挺过来了。

    可是,命运再次打击许敏儿,1998年,她被查出患有癌症。许敏儿当时没有哭,是上一次不幸的经历让她学会了坚强。但她还是害怕,她怕深爱自己的丈夫为自己担心,于是她选择了不把病情告诉丈夫。可是丈夫很快知道了这件事,而且头一次在她面前发了火,他生气的是许敏儿为什么不把病情告诉他。然后夫妻二人相拥痛哭。

    不久许敏儿的病情出现恶化,情况越来越坏,化疗的痛苦令许敏儿变得异常虚弱,而且情绪也很差。这一次,又是丈夫撑起了许敏儿生命中的一片天。在那段日子里,丈夫承担了送妻子往返医院的责任,每次上下楼梯的时候,丈夫就背着许敏儿走,夫妻俩共用两条腿走路。每次许敏儿在化疗室接受化疗,丈夫就在门外等着,默默地支持着许敏儿……爱的力量造就了奇迹,许敏儿不仅活了下来,而且越活越健康。5年过去了,许敏儿的病情已经得到很好的控制。逐渐康复的许敏儿重拾了生活的自信,她加入了生命之光俱乐部,帮助俱乐部建起了网页。如今许敏儿的生活过得很充实。

    2003年,许敏儿夫妇成为《中国癌症康复会》杂志的封面人物。许敏儿说,她不会被癌症打倒,为了爱,她要一直活下去。


 

[1] [2]  下一页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加载中...